关 闭

智慧圆融
发布时间:2018年10月29日   来源:   点击:

——故事取材于《列子:仲尼篇》
 
孔子有一个弟子叫子夏。有一天,他问孔子,有关他的一些同学们的修养情况。
 
他问道:“老师,颜回同学为人怎么样?”
 
孔子沉吟了一下答道:“颜回的仁爱之心比我要好。”
 
“那子贡呢?”子夏接着问。
 
“他呀!他的辩才比我好。”孔子笑着说。
 
“那子路,子路同学呢?”子夏又接着问。
 
孔子开心地笑着说:“要说勇武精神,我们都不如他。”
 
“那子张呢?子张难道也有过老师之处?”子夏满脸狐疑。
 
孔子顿了顿,说:“子张同学,为人处世,庄重严谨的作风,比我这个做老师的要强。”
 
子夏听到这里,禁不住站了起来。他曲躬作揖地问道:“老师,这我就不明白了。既然那四位同学,都有超过老师的地方,那么为什么,他们还要师从老师您,学习呢?”
 
孔子见子夏这样,忙举手向下按了按,并和蔼地对子夏说:“子夏!你别着急,先坐下,听我慢慢说。颜回同学虽然他很仁慈,但有时他过分的仁慈,导致的不忍之心,使他变得一味地迁就他人,影响了自己对事态作出正确的决断,从而反而害了别人。所以说,他虽能仁,却不能忍。(注:佛家有时说慈悲生祸害,也是这个意思)”
 
孔子接着对子夏说:“至于子贡,他的口才的确很好,可谓辩才无碍。他精通语言的妙用,却不识语言的局限,不懂得沉默的力量。所以,他能辩不能讷。”
 
“关于子路,”孔子继续说:“他英勇过人,敢作敢为,是个不可多得的将才。但有时不懂得谦冲退让,持弱守雌,蓄势而动。这样难免会意气误事。所以说,他能勇,不能怯。”
 
“而子张呢,”孔子说到这里沉了沉,然后说:“他过于庄重严谨,以致清不容物。不能和煦接众 ,不能容纳有污行的人,让人见之生畏,敬而远之。所以,他能庄,不能谐。”
 
“因此,”孔子最后总结道:“如果将这四位同学的长处都加起来,来对换我的修养,我也是不愿意的。这也是为什么,他们要一心跟从我,学习的原因。”

上一篇:德育扁舟起航在语文课堂
下一篇:德育名人小故事《许衡,梨树无主,吾心有主》